女人 , 女人 , o_0

13已有 219 次閱讀  2017-10-22 08:19

女性堪稱地球上最喜歡抱團的物種。

她們喜歡一起上廁所,一起逛街,一起討論羞羞但卻實用的生活技能。

女生這一生之中,如果沒有幾個交心的好閨蜜,真的會很寂寞。

但你知道在上世紀30年代沒有微信的女閨蜜們,都是如何發朋友圈的嗎?

“一天沒出門也要po個自拍打卡。”

《怎樣玩玩男子》

“今天看到的一篇帖子,覺得姐妹們都該看看”

“啊啊啊我家Jomes真是太帥啦,筆芯芯”

“最近種草了這套修指套裝,有用過的姐妹嗎?”

“時光易逝,我們不散。”

以上內容都是我編的,但這本堪稱“上世紀30年代女性朋友圈”的雜誌確實是存在的。

雜誌名叫《玲瓏》 (其最初全稱為《玲瓏圖畫雜誌》),1931由中國攝影先驅林澤蒼先生在上海創刊,到1937年停刊,共計發行298期。

《玲瓏》是中國第一本真正意義上的時尚雜誌,成為後來許多雜誌廣告界參照的借鑒模板。

如今這些雜誌靜靜地躺在在哥倫比亞大學圖書館,但當年它的風行程度,不亞於你媽喜愛過的《瑞麗》和網​​紅擺拍必備《Kinfolk》。

售價七分大洋(相當於一斤米的價格),雜誌長度還沒有一部iphone 8 Plus大,但女人寧可少吃一餐也要買上一本,生怕被潮流落下。

因為這本雜誌,用現在的話來講,功能簡直集Q空間微博朋友圈Instagram於一身。

女人們可以分享學習化妝打扮技巧,時尚搭配。

甚至是有關容貌的探討,女人千百年來關注的頭等話題——美貌。

如何擁有雙眼皮

鼻樑太矮怎麼辦,在線等挺急的

答复:愛莫能助,但減肥還是可以有的

這些雜誌上的讀者可能做夢也沒想到,幾十年後的人們發明了各種逆天的整容術...

素人們可以Po各種自拍擺拍街拍,哪怕是半裸的泳裝都可以大秀一番。

如果你夠新潮,還有當封面女主的機會。

還有最早的雜誌追星迷妹雛形,對著好萊塢明星犯花痴,分享電影人物劇照。

即便是如今的抽獎功能這樣的圈粉把戲,《玲瓏》也早就玩得風生水起。

獎品依銷量數增加,相當於如今的關注微博+轉發。

民國初期的女人,尤其是上海地區,女權意識覺醒強烈,所以《玲瓏》經常有十分前衛的言論..

還會號召姐妹們一起分享生活戀愛婚姻心得,宛如今天的豆瓣小組和百度貼吧。

有些話題放在80年後的今天看,仍然“很赤雞”。

甚至會公開談論“女性不應以處女來衡量貞潔”的話題。

《理想丈夫》

“風流倜儻,不可過度。”

男人既不可不修邊幅,也不能風度全無。

這樣的標準放到現在仍是許多女人心目中的完美對象。

按現在的話來翻一下就是:只對自己老婆耍流氓,才是好流氓。

《挽回失戀》

“有人失戀之後,去尋死覓活,好像失了靈魂一樣,真是笑話。”

說起來這篇文章的作者活得比現代女人都通透,失戀不要怨天尤人,多檢討自己,成為更好的女人,不怕沒有男人。

對方如果移情別戀,那就揮手拜拜,祝你們愉快,然後一個人活得精彩。

《我對於接吻表示》

“一般不明了的姐妹以為接吻是一種無恥的勾當,那就是錯極了。”

亮點——文中註釋:此文為作者之經驗之作。

尤其那句“在這個抵抗中,她真正的意願,是不會被克服的。”

《如何對付未婚夫》

“多數男子們是賤骨”

看來“男人沒一個是好東西”這樣的話,是百年來女人的共鳴。

於是面對男人“近了嫌煩,遠了嫌寂寞”的心裡,女人們施起了欲擒故縱、若即若離大法。

《男子的變態》

“到了妻子家車操勞,生育繁多,色衰時候,他就要厭倦她吹毛求疵,毫不相憐的加深叱責了,這是男子的又一變態。”

民國時期雜誌標題黨——變態=態度的變化。

《禦夫術》

“對丈夫作詼諧,不論他所說是否可笑,也應該發笑。”

剛剛對付完了未婚夫,現在就開始進階版教程——如何駕馭丈夫。

這篇文章的標題,放到現在,大概可以改為《如何讓丈夫對自己死心塌地,做好這七點》。

從《玲瓏》上刊登的女性發言不難看出,雖然她們有獨立的思想,受社會和年代的影響,她們也有逃不開男人的局限性。

難得的是,她們也有許多獨立於男人之外的思考,將眼光放在自己身上,從自身做改變。

《今非昔比的女子》

無法完全擺脫男性主導社會的局面,但也尋求幫助為自己爭取權益。

《怎樣解除不明不白的婚約》

又或者,根本不去為男人而活,做一個瀟灑的單身貴族。

《不嫁主義》

“男子既然是這樣容易變心的人,那我豈肯輕易嫁給他,被他摧殘呢?”

《玲瓏》的話題大多圍繞女人,但她們的眼光絕不限於此。

還會悉心討論社會公德、風氣教化,比如這篇《戲影院的怪聲》 (別想歪)。

又或者對封建禮教的不合理大膽批判。

《救援沉淪的童養媳》

另外,《玲瓏》還被認為在中西文化的交流融合中起了“傳播者”的作用,鼓勵和引導讀者通過社會高尚娛樂活動來追求美好的生活。

有關外國時事機器人的報導——《最新發明的人造人》 。

雜誌讓女性們學會關注和提高自己,不僅是外在,還在於同步世界的同時,抱有自己對時尚對生活的情趣和審美。

當年這些有著前衛三觀的有志女性,多半已香消玉殞。

但時隔近一個世紀,她們的話語對當下女性的獨立思考依然很有意義,甚至超前了當下。

1936年,在第259期《玲瓏》刊登了《這時代需要哪一種女性》一文,

裡面提到了當年她們對新時代女性的願景:

“有能力、有思維、能夠勞動,擁有強健的體魄、新穎的思維、不做性的依附、娶親不要妨礙前程”。

仔細想想,如今21世紀的女性,可能還沒有上世紀你們的太奶奶太姥姥活得瀟灑自在呢。


來源 蟬創意

分享 舉報

發表評論 評論 (3 個評論)

塗鴉板